主页 > 小说 >

顶点小说:我也不想的!大内总管新作《剑来》我看哭了!新凤凰彩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9 19:55

  烽火戏诸侯,简单点吧,就叫我们眼中爱叫的称号——大内总管。今天我们来聊聊大内总管新作——《剑来》。

  蛮荒南疆,有个目盲画师,驱使与山岳等高的金甲傀儡,搬动十万大山,铺就一幅锦绣图画。

  一个生长在北方的贫寒少年,当他有一天看到头顶竟有成千上万的御剑仙人,如通蝗群过境。他就想去亲眼去看一看,说书先生所说的那位读书人,东海的滔天大潮、西方的黄沙万里和南荒的巍峨大山。

  从《雪中悍刀行》到《剑来》,相信大家都还记得那狂绝无匹的霸气:让万古剑道增色的独臂老人最嚣张又嚣张得理所当然的一句话:“剑来!”

  对于喜欢大内总监的朋友来说,“剑来”这个名字也算是一份情怀、一份记忆、更是一种传承吧。烽火戏诸侯——大内总监。有朋友问:这家伙的书六月份才发布,现在推荐给大家,不怕挨骂?其实我也不想的,谁叫他是大内总管呢,不过看在雪中悍刀行的面子上给他推一下吧!毕竟太监出品,必是精品。

  发布至今《剑来》更新到了一百来章,这个确实有点大内总监了。但是,小编还是想说《剑来》真心不错。读了前三章,可能你会想问:我读了啥?主角是谁啊?陈平安也算是主角?没有热血喷张,没有宏大的场景,大内总监以最温吞、平凡、朴素方式开头。据说,大家吐槽的这个开头也就是短短的两三千字,大内总监写的时候很拗,足足写了18个小时,但是写完头三章之后,就如释重负了,因为他知道自己找到了那种一直想要的感觉——一种可以支撑作者写一个超级大长篇的起始之地,温暖却有坚定有力。按照书中的说法,就像是那天下道法张本之地,玄之又玄。《剑来》的世界很大,伏笔很多,挖的坑也不少,希望大家保持耐心和包容,好好期待这本神作!

  那个冬天。病榻上的女子已经骨瘦如柴,自然面目干枯丑陋。刚刚从破败神像那边祈求归来的孩子,去杏花巷铁锁井那边挑回水,来到床边,坐在小板凳上,发现他娘亲醒了,便柔声问道:“娘,好些没?”女子艰难笑道:“好多了。一点也不疼了。”孩子欢天喜地,“娘亲,求菩萨们是有用的!”女子点点头,颤颤巍巍伸出一只手,孩子赶紧握住他娘亲的手。女子极其艰辛痛苦地侧过身,凝视着自己孩子的脸庞,受尽病痛折磨的女子,突然洋溢着幸福的光彩,呢喃道:“天底下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孩子呢,又怎么刚好是我的儿子呢?”

  那年冬天,女子终究还是没能熬过年关,没能等到儿子贴上春联和门神,死了。她闭眼之前,小镇刚好下起了雪,她让儿子出去看雪。女子听着儿子跑出屋子的脚步,闭上眼睛,虔诚默念道:“碎碎平碎碎安,碎碎平安,我家小平安,岁岁平安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平平安安……”从那一天起,陈平安就成了孤儿。只不过是从孩子变成了少年。

  我很不争气地告诉大家吧,其实我看哭了。在大内总监笔下如此一个小场景,新凤凰彩票下载小故事,小布局中,没有很华丽的词语,也没有很高尚的舍己救人场景,朴实无华、轻描淡写间却道出了生与死的离别及令人直接泪奔的母子之情。“碎碎平碎碎安……”,在这言语间不知包含着多少爱,但却让人心碎。“只不过是从孩子变成了少年”,好一句随意的只不过却又道出了陈平安的不幸,为后面故事做铺垫。不经意间,大内总监把文字的灵性发挥到极致。